李卫求雨

民间故事 2019-09-11 16:5688未知昌黎

雍正初年,西北叛军作乱,抚远大将军年羹尧借口缺少军饷,迟迟不肯出兵灭叛军;而在江浙,大小官员趋炎附势,暗地投靠廉亲王,组成八爷党,大肆搜刮民脂民膏,对抗雍正皇帝,以至于内务府账目竟然倒欠了两江三省十万两皇饷。

  雍正望着账目,咬牙切齿地说:“真乃咄咄怪事,鱼米之乡素以丰厚税赋支撑国事,如今反倒欠银两?岂不是阻朕掌朝,毁我江山!”十三爷说:“攘外需安内,如今首当其冲,必先惩处两江贪官,来个釜底抽薪,断了八爷威风。”雍正点点头,决定派小混混李卫入江南任苏州织造。

  这天,李卫带着小舅子小满大摇大摆刚想进城,守城的兵丁横刀一拦,指着城墙贴着的告示喝道:“怎么?不知道规矩?”李卫不识字,问小满上面写的是什么。小满看告示后,低声说:“上面说苏城得罪天神,三月未雨,织造府为谢罪募银,本地百姓每户每日上交求雨税一两,外来客进城加倍交纳。”李卫听了,顿时火冒三丈,脱口骂道:“呀呀个呸!这哪里是天灾,分明是人祸嘛!”小满扯了扯李卫衣襟,付了税银,匆匆进了城。

  李卫和小满走进浒墅关镇,只见大街小巷处处香烛供奉,虔诚求雨。在街角处李卫看到一算命先生,见老先生桌边贴有字幅,忙问小满:“写的什么?”小满说:“半仙钱笃笤。”李卫正不解时,那半仙说:“先生大概是外乡人吧?既然感兴趣,让我慢慢告诉你。”

  原来这钱笃笤是苏城地界小有名气的“半仙”,据说上知天文,能卜风霜雨雪;下晓人事,能卦生死未来。因此人姓钱,算命卜卦用的是“笃笤”,所以一般的百姓都唤他“钱笃笤”。那何为“笃笤”?原来是一种算卦方法,所用道具是一双桃木,形如一只鹅蛋从中间一剖为二。每爿正背分别刻“阴”“阳”字样。算卦时,点好香烛,口念玄语,将桃木片抛向空中,落地时字样可有四种不同,图案却有千变万化,以此可算出“上上”“下下”各种结果。这行当,就叫作“笃笤”。

  李卫听了,笑着问:“钱半仙,你替我算算这苏州城什么时候能下雨?”钱半仙不慌不忙点起香烛,嘴里叽哩咕噜一番后,抓起两片桃木向上一抛,随即落到桌上。嗨,真是巧了,竟是“阳阳”相对,是个上上签。钱半仙哈哈大笑,连忙拱手相贺,说:“先生真是富贵,这雨一定在七天内倾盆而下。”李卫暗暗称奇,心想:我的小名就叫富贵,他怎么能算出来?正当李卫疑惑时,钱半仙忽地仰天大笑一阵后,竟然收摊扬长而去。李卫望着他背影,惊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李卫算卦后,与小满信步来到织造府。刚到衙前,江苏巡按闵清元已率众官员恭敬相迎。闵清元将李卫迎到迎客大厅,李卫抬头一看,只见大厅里已摆好四桌丰盛接风宴席。李卫心里顿时来了火,他冷冷地说:“我吃不惯这山珍海味,还是你们自便吧!”闵清元尴尬一笑,自找台阶,把酒席撤了。

  待到撤席敬茶后,闵清元大倒苦水说:“苏州恰逢百年不遇大旱,即将卸任的织造海宁大人,费了多少心血,可实在难违天意,如今衙库已尽,百姓苦不堪言,却也无能为力。”李卫心里骂道:呀呀个呸!哭什么穷。他嬉皮笑脸拱手反驳道:“衙库多少,还未交割,我当然不知道。可你们每天要收多少求雨税,这却是实实在在啊!天灾再遇人祸,老百姓苦不堪言哪!”闵清元哈哈一笑说:“求雨是当务之急,自然需要花费,可一旦求雨得成,老百姓免税得春雨,好日子自在后头。”李卫气得脱口说道:“屁话!”闵清元一惊,忙问:“李大人,你,你说什么?”李卫忙笑答道:“笑话,笑话。”

  沉默片刻后,闵清元眼珠一转,换了个话题,说:“不知李大人上任施政高见。”李卫瞟了一眼在座各位,不慌不忙说出八个字,“引渠灌溉,缓解燃眉。”闵清元一阵阴笑,针锋相对地也说出八个字:“何来银两,哪来劳力?”李卫反唇相讥道:“请教大人,有何妙策?”闵清元阴阳怪气地说:“李大人,其实你也想春雨化灾,刚才你不是也在问卜求雨吗?”李卫猛然想起钱半仙的算卜,悠然得意起来,便说:“我担保苏州城七天内必有倾盆大雨。”哪料,闵清元紧紧抓住李卫的话语,厉声道:“军中无戏言,衙中无谑语。如果七天内求不得雨,那就莫怪了。皇赐尚方宝剑可不是吃素的,凡欺君之徒可先斩后奏!”李卫一时惊呆了,掴了一下脸颊:“这张没遮拦的臭嘴!”众官员见状,竟肆无忌惮、自以为得计哈哈大笑。

  其实,李卫这一举动,实在是做“戏”。他脾性耿直,疾恶如仇,可在惩贪涤污时常以戏谑开场,看似不正经,可暗中绵里藏针、试探虚实。李卫一看如此一个小动作引得众官嘲笑,已足见这帮贪官的嘴脸,原来天下贪官一个样,面对清官所用的第一招都是一个字:赶!李卫探得闵清元的阴谋,便横下一条心,将戏做足,他思忖我有皇上保护,定能逢凶化吉。

  时间匆匆,待到第七天早晨,天空依然乌黑,可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。李卫问小满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小满说:“我从书上看到,这叫乌头风,白头雨。这满天乌云是下不来雨的,除非拨开乌云才能见白降雨。”

  此时,李卫猛然想起钱半仙,当即关照小满将钱半仙拖了来。钱半仙晓得来人即是李卫李大人,早已吓得浑身发抖,连连求饶:“李大人,我,我算命笃笤是骗,骗人的,请饶命,饶命!”李卫大怒道:“呀呀个呸!你可害苦我了,叫我怎么向皇上交代?告诉你,我完你也活不了!”钱半仙想想横竖一死,倒不如痛快一番。他一挺胸,神气地对李卫提出条件,“赶快搭一个求雨台,摆上鱼肉酒菜,也好通神求雨。

  当天傍晚,李卫赶到求雨台处,猛然看见闵清元手持出鞘的尚方宝剑,恶狠狠地盯着他。李卫坦然一笑,踏上求雨台,哪知钱笃笤早已烂醉如泥地躺在台上。李卫急得双脚跳,一把拎起钱半仙。钱半仙摇摇晃晃立起身,装模作样舞起木剑,嘴里喃喃而语:天灵灵,地灵灵,风神雨神快显灵,再不下雨要断命……李卫望着天空,乌云翻滚,像是戏弄两人,依然毫无动静。这时,钱半仙似乎清醒了许多,他从身上摸出符纸,套在剑上,点火燃烧,上下乱舞。符纸熊熊燃起,可哪里管用。钱半仙知道将近黄泉,索性再猛灌一壶酒,倒地大睡。

  就在这时,在暮色中李卫猛见闵清元满脸杀气地手持尚方宝剑,一步一步踏上求雨台。李卫暗暗叫苦,看来此劫难逃。李卫猛然想起小满说过“拨开乌云,见白降雨”,又见钱半仙烧符纸的火光,突然他灵光一闪,冲着闵清元大喊:“快,叫全城百姓燃烧香烛火堆。再放大号炮仗,越旺越好,越响越妙。”闵清元“嘿嘿”一笑,揶揄道:“李大人,遵命。”不多时,满城火光冲天,热浪翻滚。爆竹蹿云,响彻云霄。嗨嗨,奇怪了,只见满天乌云迅速向四周散开,顿时露出了许久未见的“白头雨”。霎时间,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而下。老百姓狂喜而泣,竟一个个跳到雨中,尽享甘露降人间。

  此时,李卫坐在求雨台上,仰天长叹:老天啊,你可帮了我大忙!钱半仙被大雨一淋,也醒来,他不无得意地对李卫自夸道;“相信了吧,我可是真正的半仙哪!”李卫没好气地冲他吼说:“仙你个头啊!要不是我急中生智,这雨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下呢。我老妈早就告诉我,这叫‘见热散菸’,懂吗?教教你,乌云突然遭受热气蒸腾,再加爆竹冲击,当然四散而开,周围冷风趁机袭来,这久藏在下面的白头雨遇冷凝结,自然就能倾盆而下!”钱半仙听毕,竟躺在雨中仰面哈哈大笑,连说:“李大人,你是真仙,真仙!”李卫又好气又好笑,骂道:“呀呀个呸!”

  就这样,李卫的“歪门邪道”击碎了闵清元等贪官所设“赶李出苏”的诡计。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大全_原创短篇鬼故事-今日鬼故事网 Copyright @ 2011-2018 今日鬼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35225353号2

技术支持:地磅遥控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