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黄半仙”看官宅

民间故事 2019-09-11 16:4888未知旭彬

  为了给新建的谷阳县检察院筹集经费,原检察院老宅决定出卖,谷阳县各局、委中,有的财力不足,无力购买,有的知道检察院老宅,与县政府门口相对,自知单位规格太低,不敢与县政府隔街相望、平起平坐,唯独以“电老虎”自居的胡局长,竟派人大摇大摆地前去协商购买。

  胡局长将检察院老宅买到手后,经过改建装修,简直比别墅还漂亮,虽然门口挂的是“谷阳县电业安装公司”,实际上是电业局主管局长们的疗养院,更盛气凌人的是,这些肉肥汤肥、财大气粗的电老虎们,连握有批捕大权的检察院也没放在眼里,检察院搬到位于南郊光明路的新址后,每每派人到电业局追讨购房欠款时,得意忘形的胡局长,总是板着面孔、赖账不还:“您那老宅旧院,破破烂烂,协商价格时却狮子大张口,如今想要钱,必须修改原先的‘购房协议’……”

  检察院王检察长见电业局不知天高地厚,长期藐视执法机关,决定给胡局长一点颜色看看,检察院根据早已掌握的举报材料,经过闪电般的讨论研究,突然将景阳镇供电所所长扔进大牢内。以电老虎自居的胡局长,显然比当年景阳冈上那只老虎精明得多,他自知素日与景阳镇供电所所长过往甚密,检察院如若顺藤摸瓜,盘踞在县局内的电老虎们,肯定是在劫难逃。看来,在猎人与老虎的博弈里,关键是信心和勇气,检察院在远离县城的景阳镇一亮剑,这些用钞票糊成的电老虎们,再也不敢张牙舞爪,他们宁愿拿钱消灾,也不想撞到武松那哨棒上自寻死路。胡局长跟心腹们协商研究过后,慌忙将拖欠检察院的购房款,按原先签订的协议如数归还。

  中国有句古话,祸不单行。胡局长将购房欠款如数还给检察院后,眼见反腐倡廉的惊雷,以铺天盖地之势,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,这只不可一世的电老虎,而今竟疑虑重重、惶惶不可终日。为了判定检察院会不会乘胜追击?景阳镇那事是否往纵深处挖?胡局长决定找风水大师“黄半仙”,趁星期日给自己看看官宅。

  “黄半仙”原先就是响当当的风水先生,近年来,他又紧扣时代脉搏,学了一些“天地磁场研究”、“建筑科学选址”的新名词,他除了在乡下继续指点建陵盖屋外,更从俚俗村野步入上层官场,为县、市领导预卜贬黜升迁、吉凶祸福,大概他常年像夜莺一样、神不知鬼不觉地游走于上层社会,经常接触各色权贵,“黄半仙”胸中积累的官场网络信息也越来越多,待到以面相、住宅……为切入点,给领导们预卜官运时的准确性,也随之愈来愈大,比如这次为胡局长看官宅前,“黄半仙”早已通过错节盘根的各种渠道,摸透了有关各方的心态意向。

  至今“黄半仙”还记得清清楚楚,武县长当年秘密向他问官运时,曾忧心忡忡地说:“调进谷阳县后,亲友们经常讲:‘谷阳县政府大院前高后低,县政府办公楼正好坐落在穷坑之内,您想在谷阳干出政绩,恐怕不大容易。’黄大师,您说亲朋们这话,到底有没有道理?”

  “黄半仙”摆摆手,微微笑了笑说:“亲朋们的话,都是顺杆子爬!缺乏胆识和新意。此院前高后洼,上承日月精华、聚八面灵秀之气,下聚四方涓涓细流,县政府办公楼恰好盖在聚宝盆内,武县长在谷阳很快就能干出政绩。”

  武县长竖起拇指,连声夸奖道:“还是黄大师水平高!”

  武县长正眉开眼笑,“黄半仙”突然语锋一转警示道:“恕先生直言!让批捕犯人的检察院,常年蹲在县政府对面,恐怕与县太爷这官运不利,您应尽快筹划点经费,让检察院早点搬走。”

  更为蹊跷的是,胡局长头一天邀请“黄半仙”趁星期日去给自己看官宅,第二天下午,县政府办公室袁主任,就找“黄半仙”去给自己看私宅。俗话讲,是亲三分向,这拐弯抹角算起来,“黄半仙”还是袁主任的远门子表舅,“黄半仙”一边给外甥看宅子,一边高谈阔论:“这宅子的修建规格,要跟自己的官位相符合,比如做下臣的,若将自家宅院盖成个金銮殿,不仅住不长远,而且会招来血光之灾。”

  袁主任当即点点头说:“表舅的话,一点也不错。打从胡局长将检察院老宅改成局长疗养院后,县政府大院内一直议论纷纷,昨天还有人找武县长反映揭发:‘电老虎们真是财大气粗,把局长办公室装修得比县长办公室还排场。’武县长平日特别注重警示点化,轻易不将人置于死地,听罢下属的控告,依旧不显山不露水地笑着说:‘古话讲,有福不在忙,没福跑断肠。电老虎们光知道狂妄自大,连自己的脸都不认识,这豪华办公楼到底给谁准备呢?随着形势的发展,到时候大家自然就会知道’。”

  舅甥俩越谈越投机,听说“黄半仙”星期日给胡局长去看官宅,袁主任喜出望外,出于对顶头上峰的忠心,八面玲珑、善于领会长官意图的袁主任,特意趴在表舅耳朵上交代了几句。

  “黄半仙”趁星期日兜着罗盘,像老式钟摆一样在“电业安装公司”院子内走来走去,他将罗盘放在地上,端详审视了一会儿,再紧皱眉头思索一会儿,凝视琢磨到日色过午。胡局长特意到“卧龙岗酒店”里开个单间,为黄大师摆了一桌酒席。酒过三巡以后,“黄半仙”长叹一口气说:“黄某在科学预卜上,从来就是竹筒倒豆子——有啥说啥。您这官宅虽然收拾得华贵典雅,胡局长与副手们住到这也非常舒服,可谷阳县妇孺皆知,这儿原先是县太爷问案办公的地方,电业局再阔气也不是县政府,胡局长腰再粗,级别也低于‘七品知县’,实在镇不住‘老衙门’这地气,您若在老县衙住的时间长了,恐怕有牢狱之灾啊。”

  胡局长随口问道:“何人能镇住‘老衙门’?”

  “黄半仙”坦然一笑道:“当然是政府大院内那武县长。您没听老百姓们讲?县太爷不仅是朝廷的命官,而且是天上的星星,人家武县长更是打虎英雄武松的后代,听说王检察长的女儿,这些日子正跟武县长的儿子谈恋爱,王检察长很快就跟武县长结成儿女亲家,您扳着指头算算,如今各单位领导里头,有几个不看武县长的脸色行事?!加之最近上访形势比较复杂,县政府院内经常吵吵闹闹,对县太爷们办公非常不利,胡局长若将这官宅奉献给武县长他们,不仅县太爷可以安安静静为全县百姓谋福利,而且还能保您平安无事。”

  胡局长听说把欠款送给检察院后,还得恭下身腰、强装笑脸将这豪华官宅送给县太爷们,实在不甘心,便恋恋不舍地说:“有心将这官宅送给武县长他们,可电业局领导们实在是无处搬呀!”

  “黄半仙”想想那由远及近的反腐惊雷,又望望胡局长和那几位陪客的神色,故作高深莫测地说:“这些年,大家一顿吃几个馍?喝几碗汤?你们心里清清楚楚。诸位若真想搬出去的话,这办公的地方嘛,当然得本单位另找;可诸位坚决不搬的话,这住的地方嘛,倒是现成哩。”

  胡局长脱口问道:“在哪儿?”

  “黄半仙”诡谲地说:“那地方铁窗户、高院墙,每天从早到晚,都有勤务兵值班站岗。这到底搬不搬?去不去?胡局长跟同僚们自己拿主意。”

  武县长带着副手们,搬进“电业安装公司”官宅内后,特意摆了一桌宴席,恭贺乔迁之喜。袁主任搀着东倒西歪的武县长回家时,武县长醉眼矇眬地说:“读过《水浒传》的,都知道武松在阳谷县打过老虎,如今本官却以谷阳县为试点,拿住哨棒摸索着搞‘敲山震虎’。这时代不同了,如今不仅武松权衡利弊时看得远了、谋略高了、办法多了,连老虎也比原先机灵得多了,只要瞟见武松领着差役们,挥起哨棒在景阳冈上一敲,老虎赶忙退避三舍、烧香上供,通过包容互惠,来维持世态平衡。”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大全_原创短篇鬼故事-今日鬼故事网 Copyright @ 2011-2018 今日鬼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35225353号2

技术支持:地磅遥控器